首页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
第四章
 刚上完厕所回来的老周头也被老李绘声绘的描述吸引住了,窝在被子里把头用手一撑,接着看老李的表演,老李眼见吸引了别人的关注,干脆坐了起来,接着讲下去。

 “我一进去直接就问全套多少钱,这老娘们说快餐加口活150,我摸了一下这娘们股感觉确实有料,就决定给她上一课。一子,我想坏了,巴忘洗了,这娘们也头凑上来也觉得我巴有味,准备套个套子口。”

 老李好像是为了壮了壮自己的声势,清了清嗓子,严肃的看着我。

 “咱们白玩的要素是什么,就是自己相信自己有钱玩,我当时就跟这个说了,带套子嗦巴头子不给钱。这娘们害怕了,摘了套子开始嗦,嗦了一分钟,我实在觉得不得劲,这新货牙磕的我头疼。我说行了,把衣服都了,我干会你的。”

 老李接着冷笑一声,面带不屑的接着讲。“结果这货给老子演上了,好像被巴恶心到了,在那干呕,我讲了一句行了,给你加50,立马好了。呸,这就是女人。”老李往棚子外面啐了一口,很感慨的摇了摇头。

 “接着这‮子婊‬装清纯,死活不罩,被我给硬下来了,趁着她撕套子我直接进去了,她费老劲拍我想起来。

 我硬扛着揍开始她的了两分钟,自己开始动起来了,妈的,女人就是。”老李对于女人本的定论立马引起了整个屋子里汉的赞同,老李得意地扫了我一眼,又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中。

 “不过该说不说,这女的是真松,还tm漏气。草之前这‮子婊‬跟我讲她刚离婚,我他妈当时觉得这女至少在东莞被人玩了20年。妈的一开始还不让老子亲嘴,后来了半个小时也没出来,主动伸舌头往我嘴里搅。”

 老李刚说完窝棚了便弥漫起了嘲笑的声音,显然大家对于半个小时这个数字产生了怀疑,老李倒也不脸红,捋了捋头发转过头接着讲。

 “也不知道了多久,我掐着她头直接在她了,她又开始嘟嘟囔囔的骂我,我直接说给你300,立马又喜笑颜开了,还说要加我微信。我穿好衣服,把手机模型放在上,问她厕所在哪,她见我没拿手机就放我去厕所,自己打了盆热水洗。我见她蹲下来。

 在后面把那盆水踢翻了,趁着赶紧往外跑,那老了没提上去,光着就开始追我,一边追里还往外,追到门口她不敢往外追了,就提着子在门口骂。哈哈…”老李好像再次看见了他所描述的场景,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整个棚子的人也被逗得乐开了怀,老李面带得的揶揄起了我。

 “怎么样小陈,给我讲讲你的风史呗。”我认真的想了想,面带羞涩的回应:“我了一个富婆。”话音未落,从老王头开始所有汉都爆笑如雷。

 更有甚者,不知道谁说一句“这小子比老李还能吹牛”引发了窝棚里更大的笑声,我晓得再怎么解释他们也不会相信一个瘦的像麻杆,长相也平平的12岁小孩会被一个贵妇女认爹,便懒得理会他们,翻过身便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王叔打开了装在棚户顶上的探照灯,小心翼翼的问道:“谁啊?”“我…齁齁…找陈龙。”听到这熟悉的独瘾加瘾双重发作的母畜声,我心中一喜,王素娟找上门来了。

 “哦…找我呀,进来吧。”我打定主意,这次不会让我的乖“女儿”这么容易就过瘾了。一声“咯吱”声,推门进来的王素娟先是一怔。

 似乎没想到华国还有这这么肮脏的角落,随即便立马看到了我。夤夜前来的王素娟穿了一身修身的黑色无袖连衣裙,完美的展现了凹凸有致的身材。

 10D的袜将美腿上的所有细节都展示的清清楚楚,3cm的灰色矮高跟凉鞋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了染上明泽的脚趾。美中不足的是,我看不到王素娟在墨镜和口罩保护下的脸上的表情。

 “陈龙…齁齁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王素娟在这么多人维持住了最后一丝理智,忍住了道内和脑中传来的巨大的空虚感的感,没有直接扒下我的子品尝我的巴。

 “早上你可不是这么叫我的。”我靠着脏兮兮的棚子没挪窝,冷眼看着王素娟。“这里这么多人,啊…你出来我叫给你听,嗯…”王素娟两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上。

 即便咬紧牙关试图抵挡从花园深处袭来的一波波快和渴求感,可膝盖伴着微微的颤抖还是别扭的内屈,骨似乎在应和着妇内心深处的的幻想带动着巨上下左右无意识的缓慢研磨。

 “你不叫我,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又要把我送进局子里。”为了这一次彻底地摧毁这个女强人的自尊心,我下定决心一步都不会让。话音刚落,王素娟内屈的膝盖猛地张开,股往下微做,整个身体像虾一样弓起来。

 把户顶在最前面。王素娟似是觉得不过来气,猛地将墨镜和口罩摘下,只见两只眼睛随着身体的搐一阵上吊。

 抹着彩的小嘴像一条死鱼一样张开,嘴角缓缓留下了不受控制而分泌的涎,没有出来的口水则随着双的翕动形成了长长的拉丝。  m.nNGgXs.Com
上章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