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
第一章
 公元2250年,距华国完成世界大一统已经过了一百余年,全世界各地文化经济飞速发展,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随着国力的不断增强,华国对于各种犯罪的打击力度愈发强大,各地的犯罪率屡创新低,其中独品犯罪更是在零容忍的国家政策下,在几十年前就在华国销声匿迹了。

 与此同时,滇省横断山区的一处山谷,随着“砰”的一声,一个满身黑灰的小男孩从山脚侧一个极为隐秘的里踉踉跄跄的跑了出来。

 检查了一下手里紧握着的几张红绿的钞票,心有余悸的看着不断飘出黑烟的口,深深的洗了几口山区清晨清冷的空气,头也不回的向山外走去。这个小男孩就是12岁的我,华国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真正的绝命毒师。

 我叫陈龙,我的故事还要从我出生前三年前说起,虽然华国的余毒早已被肃清,大部分的民众甚至早已忘记了独品的名字,但总有些疯子致力于研制出最新最纯净的“纯冰”例如我的制造者陈明宇博士。

 陈博士是这个山谷实验室的实际拥有者,十余年前正是他发现一种名叫横断龙葵的植物,其花序中存在着极其高纯度的四甲基苯丙氨酸,一种致幻和成瘾远高于普通冰独的新型物质。

 但是横断龙葵采摘之后这种物质会马上分解。不仅如此这种存在于海拔三四千米的植物培育环境要求极为严格,几乎没办法大规模培育。

 于是陈博士买来了上百枚卵子在和自己的子受后,导入了横断龙葵的基因片段,并且送往了全世界各地寻找代孕妈妈进行胚胎移植。

 而我是唯一一个成活下来的男婴。从小我便被陈博士视若珍宝,为了使我尽快的产获得纯冰,我从三岁便开始服用酮等各种男素。

 而龙葵由于稀少而被迫强大的生育能力更使我如虎添翼,5岁时我便在陈博士抓到的农妇的道里出了‮男处‬,经过陈博士的检测,在我200ml的中可以轻易提取到85g纯冰。

 于是我的噩梦开始了,为了验证四甲基苯丙氨酸成瘾和唤醒雌蕊也就是提高女的功能,五岁的我除了吃饭便是跟3个不同实验组的十几名四五十余岁的农妇

 这些已经成瘾的农妇既享受着中不断增强的带给他们的快乐,又期盼我快点出来让她们过把瘾。

 而她们早已松弛的道和糜烂的子颈似乎并不能给我带来太强的刺,于是她们开始用粝的手指攻击我的后庭,按摩我的前列腺。抑或用酸臭的舌头舐着我的头和稚的耳垂,用我体中浓度较低的独来缓解一下蓬望。

 后来陈博士也发现我的时间越来越长,因为刺感和新鲜度的降低,我一度可以坚持两个小时不,陈博士为了产能的提高,开始用A片刺我。

 新世界的大门向我打开了,A片中女优丰腴的体,精致的面庞,前后的反差感令我罢不能,我开始愈发渴望外面的世界。

 陈博士似乎是发现了这样的苗头,便给我开始科普华国的法律,仔细地计算像我这样“持有”这么大量的独品会被毙几次…在我空闲的时候,他开始教我读书转移我的注意力。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陈博士想效仿“尾酒”疗法,通过混合我产出的纯冰和其他几种普通独品来制造出更恐怖的独王,可似乎是纯冰迅速溶解了其他几种独,发生了剧烈的独爆炸。

 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顿时被大量的独品灼伤致死,在我逃出来之后被掩盖在了山的废墟之下…

 ***从仓皇离开滇省到我在魔都安顿下来只花了十几天,我心里时刻铭记陈博士的警告,趁着天黑赶到镇上随意上了一辆大巴车,经过不断的换承到达魔都这个让我觉得已经离滇省足够远的地方。

 在街上了两天,花光了我从陈博士那里偷来的钱,被一家私房菜的老板收留下来做了服务员。

 由于之前被农妇榨的太干了,我长得十分瘦小,脸色也不健康的发黄,出于这点考虑,那位好心的老板娘让我当了一个传菜员。这家私房菜十分有名,所用的食材也非珍即贵,来这里吃饭的便也大都是达官显贵。

 而在这打工的十几天,各种类型的美女把我的审美观冲击了个稀碎,各种炫目的丝袜也让我无数次的偷偷起,然而陈博士的警告像是咒语一般在我耳边萦绕,我不敢偷偷自生怕别人发现我能生产这么烈独品。

 “小陈,上菜。”后厨的大师傅吆喝着。“好。”我无打采的应和着,端着菜准备穿过走廊。

 “你好,厕所在哪?”温温软软的沪腔普通话顿时让我来了精神,抬头一看,各种素瞬间冲上了我的大脑皮层。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甚至比我看到的AV女优还要好看很多倍。

 她白净的瓜子脸上点缀着一双微微描过的眉毛,一双明亮的眼睛既噙着高山与明月又暗含着风雪与秋霜,岁月似乎没有办法在她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小巧立的琼鼻,拔干净的山像是整容模板里的样子,口红妖媚而不俗和这张素雅的脸形成了绝配。像白天鹅一样高傲的脖颈下是大而微翘的酥和若隐若现的沟,看一眼便能给人无穷的遐想。

 银色的鱼嘴高跟里出两包裹在黑色丝袜里涂了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匀称的大腿在部陡然增宽,可主人却将其严实地包裹在了黑色的连衣包裙中。

 “夫人,我带您过去。”我走到女人的身侧,装作礼貌低着头领先一步引领着她,实则狠狠的视这个完美女的下半身。

 这一路无比漫长却又无比短暂,四下无人之后我风也似的冲进了隔间,这个成的女体将我身体里的望彻底点燃,陈博士的警告也很快被我抛之脑后。

 抚摸着积攒了半个月几乎下垂到了膝盖的丸,想象着这个女在我下的样子,我便开始了自式的打飞机…“小陈,你在哪?客人催菜了。”

 听到包间服务员小武的呼喊,我关一松,大量白色的体瞬间到了为客人准备的人参鲫鱼汤里,恐惧感瞬间占据了我的身体,我也顾不上擦拭提起子便从厕所走了出来“你怎么拿着菜进了厕所?”小武微恼“别偷懒,快去干活。”

 说着便从我手中拿走了汤盆送进了包厢。我心里一片绝望,昏昏沉沉的回到了厨房,影影绰绰间听到了外面的呼喊:“不好啦,客人搐晕倒了。”  m.NngGxs.cOM
上章 绝命毒师的塾女天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