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聊斋-胡四姐 下章
第13章 做了这等茭易
 秦玉容蹙起眉:“林升前两出去办事了,今早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只是北嘉估摸着也应该到了,结果到现在还没见人影。”三人在屋里筹措着丧仪,听得外头一阵,连忙跑出屋子。

 秦玉容毕竟是家里的大妇,呵斥道:“安静,你们都像什么样子,吵吵闹闹得。”李尚拨开人群闯了进去。只见浑身透的秦北嘉正昏倒在地上,几个嬷嬷正在掐人中灌热水。

 “你们在做什么,抱进屋子啊。”李尚说着一把把表妹抱起走进了侧屋。秦玉容看见李尚抱着秦北嘉从人群里钻出来,又惊又急,叫到:“怎么回事!北嘉怎么昏倒了!”

 只见总管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忧心如焚道:“老爷和姑爷好像出事了,这里有两个带着小姐回来的下人,只是被冻得不轻,说不清楚。”

 秦玉容跺了跺脚,转身进了屋子,现在女儿的身体要紧。李尚从房中走出来,里头自有嬷嬷丫鬟服侍,他干脆出来指挥:“总管,赶紧把秩序安顿好,那两个下人给他们灌热汤换衣服,带到屋子里来,我们要好好问问。对了,先把门关上,谢绝见客,请他们明再来。已经进来悼念外公的客人就先安排去休息,剩下还没发出去的丧帖也先后。”说罢进了主屋,在外公灵前侍候着。

 过了半个时辰,一个下人进来通禀,李尚才代了一旁的管事,去了侧屋。进了屋子就见两个下人坐在下首,一男一女,都冻得不轻,面无血,连嘴都发着白。

 两人手里都捧着碗喝姜汤,驱尽寒气。瞧着姨母和母亲都在里头照顾表妹,李尚干脆直接坐下来问道:“能说话了吗?说罢,怎么回事?老爷和姑爷呢?”

 男的打着哆嗦,张口说了两句,口齿不清,还是女的断断续续把前后事情代了清楚,原来昨晚秦北嘉就和夫君钱丹馥到了南城外,只是有段山路难行,准备第二天天明再过。

 今早林升也到了南城外,两行人并做一行,一起过山路。谁知没多久,大雨瓢泼,一行人在山道中艰难前行。

 林升带了几车货物,山道泥泞,钱丹馥去后面帮丈人推车。没想到山上泥水滚泼而下,把一行人尽数冲入山下,还好走在最前头跟着秦北嘉的两个下人反应快,拉着秦北嘉跑到一旁躲过一劫。

 秦北嘉伤心加淋雨失温,半路昏厥过去。两人互相扶持着,背着秦北嘉进了城,被人送进了秦府。秦玉容在一旁听得自己夫君加女婿都丧生山洪,又惊又悲,女儿刚苏醒,她反而昏厥过去。

 待到雨势稍歇,李尚指挥着家仆,又通报官府,出城搜寻,终于在闭城之前找到了一行人的尸体,带回城中。李尚在家安排着把各家的尸体领回去,又发了补偿,各户领了银钱哭着回家办丧事去了。

 望着灵堂里的三具尸体,不仅李尚心中悲怆难,府里的人都黯黯垂泪,尤其是秦玉容,刚才又大哭了一场昏倒过去,被扶着回房休息。秦玉容瞧着儿子的疲累模样,心疼地劝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有更多的事情要你来主持,可不能现在就累倒了。”

 李尚点点头,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他确实忙累了,而且早些时候为了赶来秦府,淋了雨有些着凉,头晕脑十分难受,他完全是咬牙坚持到现在,和母亲道了别就回屋休息了。

 花蓉一反平里的模样,耐心安静地伺候着他洗漱更衣。等花蓉离开后,李尚自己从她带来的行李中拿出了胡四姐的画像。

 想到今姨母家一走了三口人,感伤人生福祸不知,想到自己与胡四姐的分别,不知何能够再次相见,又或者再也不能相见。

 一时间对着画像垂下泪来。倏地画像中红光闪烁,胡四姐用血点的红竟然熠熠闪光,一道人影由小而大从画像里钻出来落在一旁。

 李尚受了凉,头昏脑涨,费力拿眼睛去瞧人影,人影奔上前来一把抱住李尚,低低啜泣起来。

 李尚听了声音,才知道是胡四姐,一把扳到身前,惊喜问道:“好桂儿,是你吗桂儿,我不是在做梦吧?”胡四姐擦了擦眼泪,转泣为喜:“是我,尚郎,是我,我来瞧你了。”

 李尚一把搂住胡四姐,喜极而泣道:“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好怕,今天我好怕。”说着竟然悲伤大哭了起来。

 胡四姐听得其中悲意,问道:“你怎么了,怎么如此悲伤?我瞧你身上还得了病,身子弱得很,才过了几天怎么就如此憔悴了?”说着伸手去给李尚搭脉。

 李尚长叹一口气,把今的悲剧一五一十说给胡四姐听,听得胡四姐也垂下泪来,反倒是李尚回过头来好好安慰了她一番。

 胡四姐的藤箱似乎永不离身,她在里头翻找了一会儿,拿出一个青瓷药瓶,倒了些药散给李尚就水服下,不过一刻,李尚觉着身子轻松,病意已去,头脑又恢复了清醒。

 “好桂儿,你是怎么来的?莫非你会什么仙法?”李尚心中十分疑惑。胡四姐靠在李尚怀里,静静坦白道:“其实我和姐姐都是狐妖,与你是为了取你身上的文气来帮助我们褪尽妖气,修为更进一步。”说到这,胡四姐抬起粉颊,含情脉脉地望着爱郎“不过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但是我不确定你到底是贪恋我的身子还是真心爱我,喜欢我,就偷偷做了个试验。

 如果你心中真心有我,当你望着我施法后的画像,我便能感应到你的心意,用化身之法与你来相会,若是你心中并没有我,那你我…便作陌路人了。”李尚本来还十分高兴,能够与胡四姐再会,恍恍忽如在梦中。

 谁知听了胡四姐的坦白,心中又惊又怕,背后出了一阵冷汗,但是这个妖仍在怀中,只得强作欢笑:“这样啊,原来如此。”

 胡四姐把一切都瞧在眼里,低头暗自垂泪:果然如姐姐说的那般么,尚郎也无法接受我的身份,我与他终究无缘。李尚在心中盘算,胡四姐有一手好医术。

 而且又是妖,若是能寻着起死复生的术法,救活灵堂的三人岂不是正好?于是开口请求道:“胡…桂儿,你有办法救救姨母家的三个人吗?我知道这可能有些强人所难,再活之恩,我愿意来世做牛做马相报。”

 胡四姐离开了李尚的怀抱,暗自叹息:罢了罢了,我与他想想办法,报了他的那点恩情就斩断这点因果,潜心修行去吧。

 于是强笑点头:“听你所说的,你姨夫与妹夫可能算枉死,枉死之人的魂魄都会在城隍停留七,然后再入地府。我去城隍帮你瞧瞧,若是魂魄尚在说不定会有办法。”

 李尚抱拳,尴尬笑道:“多…多谢。”胡四姐叹了口气,化作一缕青烟飘散而去,不过两刻,又在屋中化形而出,笑道:“还好还好,我在城隍庙里找到了你妹夫和姨夫的魂魄,一齐带了回来,只是你外公的魂魄已经入了地府,我无能为力了。”李尚叹气道:“外公命数如此。”

 “别等了,抓紧时间带我去尸体那,我身上正好有驻华丹,把魂魄再打入身体,配合驻华丹能维持尸身不腐。剩下的我需要去问我耶耶要丹药,配合法力打通生气。”胡四姐催促道。

 李尚点点头,带着化作青烟的胡四姐来到灵堂。“大家都累了,你们都去休息一会儿,我来守灵,顺便和外公说两句话,记得待会儿来换我。”

 李尚找了个借口把灵堂里的人都赶了出去。胡四姐从一旁出来,把魂魄打入两人的天灵,然后各喂了一颗驻华丹,顺便给李尚外公也喂了一颗,夏日炎热,尸身腐烂的快,驻华丹能延缓腐烂时间。

 做完一切,胡四姐又化作一缕青烟飘散而出。时值下半夜,李尚服了胡四姐的药散精神抖擞,毫无困意,反观周围一起守灵的母亲和下人都昏沉眠。

 屋中蓦地出现一缕极淡的青烟,四处飘绕。李尚赶忙对一旁的母亲说:“母亲,你若是困了去睡罢,免得累坏了身子。这里我守着,我精神好着呢。”

 秦玉霓确实困倦万分,从昨晚开始就基本没合眼,耐不住儿子劝说,去一旁的侧屋躺下睡觉了。

 “你们也都回去歇息吧,明里还有诸多事情要忙。”一旁的下人李尚也催促着赶走了,明里确实事情繁多,本来今天要做完的丧仪因为意外都拖到了明天。

 等灵堂只剩下李尚一个人之后,那团青烟才袅袅显形,拿了两粒大还丹用水给尸体灌服下去。

 “这大还丹能生肌增骨,把他们身上的伤治好,人自然就会醒过来。”胡四姐解释道“约莫要到明下午吧。

 醒来以后再把身上的伤调养调养,应该就无大碍了。”李尚点点头:“甚好甚好。”胡四姐望着李尚,凄婉道:“甚好?什么甚好,你就没别的对我说吗?”说着上前就要搂住李尚。

 李尚下意识地就往后退了两步,避开了胡四姐,随后愕然望着眼前的美人,才开口:“不是…唉,本以为你们两个是住在山上的修行人,没想到…”说到一半想起了之前两人恩爱情状,不忍再说下去了,胡四姐惨然一笑:“那便罢了,我已经还了你的恩情,你我已不两欠,望…望君保重。”李尚本想挽留。

 但想到两人人妖殊途,只得放下,继续为外公守灵。果不其然,第二天晚上林升和钱丹馥便醒转过来,好在在场的都是自家人,秦家遭此不幸,也无心力招待宾客,李尚借了由头一一送走了宾客。

 只有两个外公的学生坚持留了下来,为老师守灵。姑丈两人的死而复生吓坏了在场的人,秦北嘉本来就带着病,又被吓晕了过去。

 在场做法事的朝天宫紫衣真人素善医术,安抚了众人为两人诊脉道:“两人除了有些气虚和淤伤,已无大碍,静养些日子便可。”一时间众人啧啧称奇,头接耳,灵堂的悲伤氛围倒去了大半。

 紫衣真人把一旁的秦玉霓喊到一旁,悄声说道:“贫道有一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秦玉霓正为两人的复生高兴,随口道:“不妨事,真人请讲。”

 “我观二人死而复生,是有人取了魂魄,打进尸身,再用灌以灵丹妙药。常言道:人死不能复生,此举实在是有伤天和,不过贫道也不是天,不予计较。

 只是观李相公文气混杂,隐有妖气飘忽,只怕是被妖孽惑住了,做了这等易,才令二人死而复生。如若不除妖孽,只怕以后对相公、对秦家都后患无穷。”紫衣真人细细给秦玉霓解释。

 秦玉霓听了又惊又怕,把那刚得来的欣喜又抛到脑后,惶恐道:“本朝开国以来,朝天宫一向是南方丛林之首,真人想来一定有大法力、大修行,只希望真人能救救我秦家,救救我的孩儿。”  m.nNGgXs.Com
上章 聊斋-胡四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