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聊斋-胡四姐 下章
第12章 不必打了
 估摸了时间,里头静得连落针声都听得见,不耐地返回屋子,转到后头便瞧见一个妩媚娇态地躺在竹榻上,另一个却在一头的书桌前站定着落笔,通红的脸上布满了汗珠。

 胡三姐瞧着两人都聚会神,便蹑手蹑脚走到书桌前,桌上的白纸上已经勾描了一个人形轮廓,李尚正一笔一笔地增添细节。她瞧着有趣,存心要逗弄这两人,从背后轻轻挠了挠他的窝。

 李尚觉得瘙难耐,正要回头喝止,谁想竹榻上的胡四姐娇嗔道:“不许你回头,瞧着我好好画。”

 “哟,和姐姐怄气哩,行,我倒要瞧瞧,李相公是听你的还是随我的。”说着胡三姐贴着李尚的身子,转到男人的怀里,面对着男人一把解开了他的短衫。

 “好些日子没有尝过弟弟的味道了,今天奴家要好好品品。”胡三姐笑着蹲下身子,李尚阻拦不及,被一把下了头,那话直地弹动而出,直指身前的美人。

 “我只许你瞧着我,心里只能想着我。”胡四姐似乎存心要和姐姐作对,解开亵衣袒出两只可爱的儿来,蒂子翘然立,想必是心里动了情。

 “这可由不得你哩,这可爱的宝贝在我手里,瞧我让它出来,好好尝尝得妹妹神魂颠倒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滋味。”胡三姐一指搭上玉茎,轻轻滑过头冠沟,美得那杵高高地翘了起来。

 一副昂头的凶恶模样。胡三姐娇媚地乜了一眼李尚,却瞧见男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妹妹,手里握着笔不停地勾画着。

 这下倒起了胡三姐与妹妹争胜的心思,两只手一齐弄起来,李尚深了一口气,胡三姐手上的功夫可比她妹妹强多了。

 胡四姐握着就像握她那把神术刀一般,直来直去,苦多于乐,偏偏对把玩他的茎乐此不疲,李尚只好小小牺牲一下自己,足她的好奇心。

 而胡三姐恰恰相反,她的柔荑又白又,手心里的软绵至极,不带一点一丝的茧子…胡四姐的手心里因为常年执刀,难免会生出老茧…只比那真真正正的花径软稍逊三分,倒有七分像是被膣腔包裹的感觉,底下硬朖翘然,肥硕的头充血通红,翕张的马眼泌出一滴津珠来。

 胡三姐耐心地‮弄抚‬捏,瞧着那粒津珠越滚越大,摇摇坠,她心里生出一丝馋意,伸出丁香小舌覆住菇,把那粒津珠连同头一齐含入口中。

 李尚没想到底下的情形如此恶劣,他的手上也不能停,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停便覆水难收了。

 只能对胡三姐讨饶:“姐姐你就饶了我吧,这么折腾下去我可忍不了了,万一作出什么禽兽行径可不怨我。”

 胡三姐舌尖挑过菇冠沟,笑道:“我们姐妹俩可都给你尝着了,还能有什么禽兽所为哩?”说着抚过那杵上的青筋,一口抿住身细细品起箫来。

 李尚笔下白描将成,自己屋里也没备丹朱赭黄那些颜料,心里又火焚炽,管不了许多,投了笔,下头动两下就要来。

 胡三姐早就察觉着手中的杵不住跳动,一把连着蛋囊一起箍住,吃吃笑道:“这奴家可受不得哩,你的好桂儿还急着呢,奴家要是咽下去了,非和奴家拼命不可。”说罢闪身躲在一旁,纤指一指竹榻上的妹妹。

 李尚丢开一旁的胡三姐,一把捉住胡四姐的双踝,按到在榻上,底下对着津烁烁的玉蛤一撅,溅起粘稠的花来。

 胡四姐难抵男人的狠狂送,只好拿粉臂搂着男人的脖子,娇腻地哼着:“你…你慢些,我的画…我的…我的画像可画好了?”李尚握着两只翘软的粉,底下只顾抵着花心子弄,那团带嘴的软咬地他骨头都酥了。

 深了一口气提住意:“白描我小心地勾好了,只是缺些颜料色彩,等来去城里买了,我把色彩敷填了,再找裱匠装裱起来挂在这屋里,看呀夜夜看,夜夜看呀看。”

 胡四姐咬着儿,粉脸娇红:“你臊不臊呢,把这画给外人瞧。”胡四姐不知想了什么,玉蛤里颤了颤,从两人交接的隙里挤出一小股水来。把李尚的涂得油亮。李尚瞧着那糜之着身子大开大合,直把身子碎进底下美人的花心子里。

 李尚大创大合勇不可匹,胡四姐觉得快美滋味难当,削肩轻颤,哼哼道:“再快些,我要…要到了…”后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

 但只从嗓子眼里发出几声细而已。“妹妹快哩,还不快好好疼疼她,不如我来帮你一把。”不知何时,胡三姐已经站到李尚身后,双手扶着他的用力推送。

 李尚杵生的长,平里只点到为止,着花心就算了,外头还有一小截儿未曾入得花径。那胡三姐在后头一使力,把那外头那截也推入进去了。

 李尚前头菇一下子刺入了那团软口中,被一圈韧箍住,底下的胡四姐尖叫一声,只觉着里头被撑开,一大股花津涌泉也似的从最里头涌而出,整个身子打着摆子,丢身的快美过一

 李尚菇陷在里头,韧箍住了冠沟,整个花径不要命地绞着,感的头被涌出的花津一打,来。

 两人相拥在一起,晌久才听得胡四姐开口:“刚才我差点儿就死啦,姐姐呢,我定要姐姐也尝尝那痛苦来。”

 李尚回头去瞧,哪还有胡三姐的身影,想必是刚才就溜之大吉了,胡四姐觉着花径里疲软的杵又起来,笑叱道:“好呀,你听得这话你又起来了,是不是想再尝尝姐姐的滋味,拉着我姐妹二人大被同眠?”说着就使出了古往今来女儿家无师自通的一项本领,在李尚的上拧掐,痛得李尚嚎叫不已,胡四姐瞧着爱郎的窘迫模样,笑得花枝颤,开口问道:“画呢,拿来给我瞧瞧。”

 李尚爬下竹榻,菇冠沟带过花径褶皱惹得胡四姐一阵嘤咛。“天,这画还未干透,你小心些。”李尚展着画纸,给胡四姐瞧。

 胡四姐轻咬破舌尖,用手指蘸了些血,抹在了画中人的上,本来黑墨白纸勾勒的人像倏地显出生气来。

 “好了,你拿去吧,小心些别弄花了。”李尚摊放好画纸,搂住胡四姐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打你一来我就瞧着你愁眉不展,方才你看着画两条眉毛都快绞到一起去了。”

 胡四姐沉了半晌,开口问道:“尚郎,你是真真的喜欢我,爱我妈?那些的山盟海誓是不是哄我的开心话。”

 李尚瞧着怀里娇楚可怜的佳人,攥着她的手贴在膛:“我是真心爱你的,打第一眼瞧见你我便钟心于你了,你听我的心,若是我说的有半句虚言,便教…”胡四姐连忙掩住爱郎的口,满怀情意道:“别说了,我都晓得。

 良辰恨短,明里我便要回去啦。这回我只是来瞧瞧姐姐的,都这些日子了,再不回去耶耶要担心了。”李尚点了点头:“百善孝为先,你都离家许久了,也该回家了。”“你会思念我么?”胡四姐紧紧搂着爱郎。“当然会。

 只是淮海居士有云,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也不必过于思念,免得相思成疾,到时我们再相见可就难啦。”胡四姐噗嗤笑了起来:“怎么反倒你来安慰我了。”

 亲了亲美人的额头:“我这可有你的画呢,思念时候便拿出来瞧瞧,排解忧思,你有什么?”

 “只要你真心想着我,我们必定会再相见的。”说着胡四姐张开一条浑圆修长的腿儿,蛤口轻磨李尚的小腹,着李尚又是一番浓云覆雨,两个相思人儿销魂至夜才洒泪相别。***

 大雨已经连着下了七天。山上云遮雾笼,在灰蒙天空的映衬下,整座凤凰山反倒显得青烟朦胧,碧透人。

 “再快些!像这速度赶回城都什么时候了!”李尚掀起车厢帘门,雨势又大又急,他不得不拉大嗓门,对着车夫吼道。

 “相公!这雨太大了,路上太过泥泞,想快也快不了!这两匹马跑死也只能争取在天黑前到秦府!”车夫穿着蓑衣,抹了把脸上的雨水。

 他浑身早就被雨打透,连眼睛不过也是勉强睁开。车厢里的花蓉一把拉过李尚,拿帕子给他擦身子:“外头雨这么大,急也急不来啊,你瞧你半边身子都淋透了。”

 一早秦府就派了辆车子来接二人,说是秦老太爷今早回光返照,眼瞧着就在今天了,李尚同花蓉二人连忙收拾了些行礼,上车赶回秦府,本来早些时候雨势微小,谁知一盏茶的功夫,雨势越来越大,这几雨水早就浸透了道路,本就泥泞难行,大雨之下更是比行走快不了多少。

 李尚打定主意,对花蓉道:“你跟着他坐车回去,我驾马先行。”说着钻出车厢,让车夫停下车,解了辀绳,夺了马鞭驾马而去。秦府。地处偏僻的秦府今高高挂起了丧幡,在大雨下显得格外凄凉。

 钗环两姐妹正守在灵旁,两姐妹和陪同的侍者都在放声嚎哭,格外凄冽。“夫人,李相公回来了。”一个侍者进来通报“相公正在换衣服。”

 秦玉容擦了擦泪,正要起身,只见李尚快步冲进屋子,跪倒在灵前,放声大哭。约莫一盏茶的时间,秦玉霓才拍着儿子的背,搀扶起来:“好了,你也不必太过伤心,生死有命,你是长外孙,家里还有事情需要你持,保重身子要紧。”

 李尚哽咽着擦了擦泪:“是儿子不孝,没能服侍前别送外公。”说着又嚎啕大哭起来,一旁的秦玉容也过来安慰,叫人把李尚扶到侧屋去。李尚在屋内擦了擦脸,问道:“父亲呢?他还没到么?”

 秦玉霓叹了口气:“昨个有小厮来报过了,还有三的行程,没想到今的雨又大了,估摸着还要等两天。”

 这时候一个嬷嬷带着一个扎着垂髫的小男孩走进屋子,小男孩眼眶通红,低声对秦玉容说:“母亲,我不想再哭了。”

 秦玉容听了,抬手就要打,秦玉霓搂过小男孩,劝道:“靖师还小,不懂事,不必打了,把他都吓坏了。”

 秦玉霓还想说什么,李尚连忙嘴:“表妹呢,她和妹夫还没到么?我也没见到姨夫,他们都在哪里?”  m.nNGgXs.Com
上章 聊斋-胡四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