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聊斋-胡四姐 下章
第7章 笑好啦好啦
 “好,好些了,有感觉了。”经历了刚才的情景,李尚口中不免有些口干舌燥。“来,姐姐把药给我,再把这药煎服下去,这病就去了大半了。”胡四姐接过姐姐递来的药,开始煎煮。

 等到李尚喝完药,又施针了两次,才去掉了所有银针。“好啦,李相公感觉如何?”胡四姐笑道。

 “确实好多了,妹妹真是妙手回,华佗在世。”李尚去掉了心中的一块心病,由衷地感激。

 “嘻嘻,这是应该的,不过以后可不兴什么东西都吃了。”说到这,她朝胡三姐瞥了一眼。胡三姐无视了妹妹投来的目光,看着李尚依旧立的杵笑道:“怎的这病治好了,却不见低头哩?”

 “我怎么晓得,我去处理这药渣了,可不得丢。”胡四姐面色一变,拿着药锅子就出门了。

 胡三姐施施然坐在边,掩口笑道:“相公以后可得长点心哩,可不兴什么东西都往嘴里放的。”

 胡三姐刚从外面回来,云鬓掠斜,额沁汗珠,想是在外头晒得久了,热的她内衣浸透了汗水紧贴在双上,尽显丰润。

 李尚刚刚才被少女挑逗,情难自,这会儿一个可人的美妇人又在一旁挑逗,哪还忍得住,翻身起来搂住胡三姐,就要亲嘴。“你做什么死哩,放开我,四姐还在哩。”胡三姐拒还地在李尚怀中扭动。

 “好姐姐,我实在憋得慌,救救弟弟吧。”李尚一边说一边隔着衣裳顶动胡三姐的沟,直想发火。

 “罢了罢了,今不从你,怕是呆会儿还得给四姐看见奴家的丑态哩,你放开奴家,让奴家来服侍你。”胡三姐被李尚闹得挨不过,只得唉声答应。李尚道:“姐姐真好。”

 说罢掀开长衫,把那杆长大喇喇地竖在胡三姐面前。胡三姐眼带意,面红,慢慢低下头去,轻轻吻了吻头。

 然后娇瞥了一眼李尚,轻启绛,把菇含入口中,相濡以沫,相呴以,虽然口中不及花径温热紧致,却是可解燃眉之急,李尚身子轻轻打起颤来:“姐姐真好,真舒服。”

 胡三姐轻含轻放,缓嘬换。丁香时而轻扫沟径,时而盘卷怒龙。颤巍巍袒雪峰,轻呵呵点蘸。李尚放开胡三姐发鬓上的手,把那对酥粉圆瓜握在手中盘弄,捏成千般形状,万种模样。

 胡三姐只觉着腿心中花渐浓,松开一只手放入蛤口狠狠弄,另一只手握着在口中细品。

 “姐姐再快些,我要出来了。”李尚意愈浓,开始不安分地肢,只求一之快。胡三姐知道男人要,也顾不得自己底下渐起的意,用嘴上下不停‮弄套‬,让男人抵着自己的喉口进口中。

 “姐姐你怎么就咽下去了?”李尚的骨头都酥了,轻轻捏了两下手中黏滑的瓜蒂问道。“我想吐都吐不出来哩,你得那么急,有什么办法?”胡三姐一把拍开李尚的狼爪,理了理衣发“帮我瞧瞧,我理好了未曾?”李尚躺在上回味着刚才的余韵,笑道:“姐姐你的全在我宝贝上了。

 不过上还沾了些白,也算是往而不来非礼也。”胡三姐白了李尚一眼,掏出一面小镜细细整理了一下,才端坐回椅子上。

 不一会儿胡四姐清理了药渣回屋,三人围坐一团,聊起了胡四姐一路来金陵遇到的趣事风俗。

 李尚来往各地游学颇多,少女也是博闻强识,两人谈得颇为尽兴,直到姐姐催促,胡四姐才随着姐姐一同离开。

 回家路上,胡三姐看着妹妹颇有心事的模样,笑道:“姐姐知道你在想什么哩,你要怪就怪我们生而为妖罢。

 那一点化形时的先天妖气是怎么也不能靠华褪去的。姐姐知道你还小,面子放不下,不过难得一身文气浑然天成,还是个呆子,错过这个村以后就捡不着哩。”

 胡四姐被姐姐说破了心事,心中羞恼::“你瞎说什么呢!”随后又叹了口气,问道:“姐姐你修行了这么多年,早就褪尽了那点先天妖气,成就了地仙境界,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胡三姐冷笑道:“还不是你姐夫,我怀孕时候,成天在外面寻作乐,沾花惹草,甚至孩子都四个多月了还在渔,也就不要怪我在外头找男人了。”说罢,搂过胡四姐,叹道:“等你在这个呆子身上够了那点文气,足够褪尽妖气就回爹爹那去吧,红尘滚滚,沾染了就回不了头了。

 做个自由自在,朝游苍海暮苍梧的地仙吧,像姐姐这般,打滚红尘中,再也回不去了,回去之后记得待我向爹爹问个好。”胡四姐在姐姐怀中轻轻点了点头,心思却不知飘向了何处。

 ***胡三姐姐妹二人离了秦家园子,就一路回凤凰山里去了,两人走走停停,一路欣赏凤凰山的景致。“姐姐,这一路瞧过来,什么景致都瞧见了,怎么不见你常说的天成的石镜?我还惦记着想瞧瞧呢。”

 进了屋子,胡四姐放下挎着的藤箱,拿起帕子擦着额头的汗珠。“你问这作什么,没瞧见就算了,凤凰山上也不止有这处景致。”胡三姐唤过婢女,打了盆沁心凉的井水来,好好洗了把脸。

 “我可不管,早在书信里听姐姐讲过不止一次,心心念念想来瞧一次,姐姐你可得带我去瞧过一遍才成。”说着站起身来,伸手去挠胡三姐的

 “嘻嘻嘻,你放手罢。哎哟,死我哩。”胡三姐来不及擦净脸上的水珠子,腾身躲闪着胡四姐的手,干脆转身躺倒在一旁的长椅上,伸手来抓胡四姐。

 “我不管,我不管,姐姐你必须得依我,带我去瞧瞧。”胡四姐在姐姐身上,一双手上下闹着身底下的娇妇人。

 “别闹哩别闹哩,饶了姐姐罢,那块石头已经没了,我怎么带你去瞧呢?”胡三姐一把搂住妹妹,拦着她不在扰自己。听得此言,胡四姐疑道:“偌大一块石头,怎的会不翼而飞呢?”胡三姐颊上飞起红霞,低声道:“有什么好问的哩,没了就是没了。”

 胡四姐听了,挣开被约束着的双手,又探向姐姐间的:“你说你说,不然我还闹你。”

 胡四姐从小和姐姐形影不离,知道胡三姐这处只好呵着,就能制住姐姐,让她笑不过气来。

 “我说我说。”胡三姐抓住了妹妹的两只手,凑到妹妹耳边低语了两句。胡四姐听得也飞起两朵红霞:“呸呸呸,你真是不害臊,怎的,怎的和他在那做那种事,还把,把那块石头都干下去了?”

 “可不是哩,嘻嘻,当时他可吓得魂都飞了,我自个也吓了一跳哩。”胡三姐说着又凑到妹妹耳边“当时我被干得浑身力气也无,浑身软的和水似的,差点就飞不起来了。”

 胡四姐的俏脸愈发红,一把推开姐姐,站起了身子,羞道:“呸呸呸,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真实不要面皮,羞羞羞。”说罢转身要走。

 胡三姐顾不上从亵衣里淌出来的半只白腻滑,一把抓住妹妹的手,笑道:“别走哩,刚刚被你闹了一回,身上出了汗,黏的厉害。”说着伸手抹了抹妹妹的额头“你瞧瞧,你自己浑身也是汗哩,后头有处好去处,我和你一起去好好洗一回。”说着拉着妹妹的手,就往后去。

 “我还没拿换洗的衣物呢。”“拿什么衣物,你可是妖哩,走罢走罢。”胡三姐也懒得在羊肠山路上弯弯绕绕,挽着妹妹的手,踏着山中渐起的薄雾来到后边的一处崖边。崖边是一泓清潭,山间的泉水入潭中,漫溢的潭水又顺着山崖淌到下边去了。

 此刻月明星稀,天上潭中都有一弯明月,倒把崖上映得亮堂堂,像是点满了灯烛一般,胡四姐看着眼前的景出神,一旁的胡三姐早光了衣裳,白条条地跃进了潭里,碎了那弯明月,把月光洒遍了整片清潭。

 “你在瞧什么,快些下来吧,水里舒服着哩。”胡三姐在水中舒畅地长呼一声,招呼潭边的妹妹道。这里的天气格外闷热,一路而来沾上了不少的尘土,胡四姐身上早就粘腻不堪,听得姐姐招呼,便弯下来除去鞋袜,掏出两只玉足来。

 山中晚上风凉,胡四姐伸足先探了探,潭水清冽沁心,得她腿上起了一片小疙瘩。“你真是婆妈得很,”胡三姐像一条鱼儿一样游了过来,一把抓住妹妹的脚丫用力一扯,把坐在潭边的妹妹扯进了潭水。

 胡四姐猛地落入水中,呛了两口潭水,踢了两脚水才浮了起来,叱道:“你想淹死我呀,咳咳,呛到我了。”说罢捧起一捧潭水就朝姐姐泼去。

 “谁让你慢的,倒和老太太似的,赶紧下来好好洗洗哩。”胡三姐游到妹妹身后,躲开了妹妹泼来的水,笑道。

 “这潭子不深,而且下边的水倒也比上边的水暖一些。”胡四姐探了探下边,临近潭边的底下,石头被水浸蚀得又滑又腻,踩在上头堪堪能让她站直了身子,借着月光还能隐约透过清水看到潭底,想来深处最多也就两丈深。

 “山中夜里凉,你这衣裳穿在身上,山风一吹就要着凉哩。”胡三姐说着伸手就去剥妹妹浸的衣裳。胡四姐听了觉得有理,才刚解开亵衣,就被姐姐绕道身后,一把捧住了自己的脯,忙叫道:“姐姐你别闹,哎呀,别那,痛死了。”

 胡三姐手里捧着妹妹的一对玉峰,虽然不及自己的丰硕,却是生的圆润非常,而且又翘又,就作祟似地捏了两把,却触到了里两个硬角儿,惹得妹妹吃痛惊呼。胡四姐已经把身前的两峰掩得严严实实,胡三姐只好搂抱住妹妹的细,笑道:“好啦好啦,知道你是守身如玉的贞女哩,跟着老头子在山里头修行也不觉闷的慌。”  m.NngGXs.cOM
上章 聊斋-胡四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