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聊斋-胡四姐 下章
第4章 大声快看
 “弟弟说什么混账话,可别轻薄人家。”胡三姐啐了李尚一口,然后转过身去,作势要起身离开。

 李尚哪能放过,一把搂住胡三姐的柳,紧紧贴在了妇人身后:“好姐姐你要哪去?既然陪弟弟游山寻乐,在如此景致前不寻些人的乐子岂不可惜?”

 “你说什么?还不快点放开奴家。弟弟胆气太小,可受不住动人的风光哩。”胡三姐直把话来损李尚。

 李尚知道胡三姐在取笑自己刚才的模样,也不答话,只管搂着妇人在她粉颈上嗅弄,一手开对襟,从亵衣边上探入,紧紧握住了妇人的瓜,只觉软腻脂滑,仿佛要从指间溢出去了。

 李尚从背后凑近胡三姐耳边道:“弟弟勇攀高峰的胆气姐姐可领略到了?下面还有一杆子舍我其谁的长管教姐姐利。”胡三姐也不答话,扭过头来把朱凑在李尚脸上吻。

 李尚见她檀轻薄,十分可爱,便凑上前去一口抿住。“哎哟,小混蛋你作甚?”胡三姐吃痛怒道。“平里只闻着香,还未尝过这檀是什么滋味,今天姐姐就成全弟弟罢。”说着捧起胡三姐的粉颊就要索吻。

 胡三姐一手隔开李尚的嘴,转过头去冷笑道:“那你何不去找平里的姐姐妹妹尝尝去?奴家可不奉陪了。”说罢挣扎着要起身。

 李尚,哪肯放手,翻身把胡三姐在身下,一边索吻一边拿手探妇人的裙底。只一探,自觉摸着了一处软,便细细抚摸抠索起来,胡三姐股间被贼手偷了个正着,嘤咛一声,李尚见机吻了上去,住了一条软舌。胡三姐也不再挣扎,香津暗度,动情吻起来。

 李尚在裙内使出了指上的十八般武艺来对付眼前美人,忽的他触到一粒不及米粒大的突起,暗自惑,轻轻用手一捻。

 只觉得身底下的妇人顾不及口内两条软剑的战,打心里发出一声又长又媚的呻,听得李尚腹下坚硬逾铁的男又硬了三分。

 心想:难不成我捻了她的花蒂子了?哪有生的这般小的?原来胡三姐的蒂本来生的小巧,若不是动情至极不轻易显。李尚指上功夫又好,又在这险崖上作这种事,妇人早就十二分的动情了。

 被李尚这么一捻,直直小丢了一回,吐出的花涂满了李尚的手掌。胡三姐身子瘫软,也顾不上阻止男子褪下自己的罗裙了,李尚着急想看,又扒又拉地褪下罗裙,撑开妇人合拢的‮腿双‬,终于望见了底下的动人风光。

 妇人的花又白又,真比那豆腐一般,令李尚惊奇的是妇人只在整个蛤口上边生了一小撮平整柔软的纤,花周围乃至菊蕾处是光洁如镜,一丝也无。

 不过李尚心不在此,弯下凑近雪,撑开花去寻那花蒂子。“哎呀哎呀,弟弟你别瞧哩,好羞人。”

 妇人拿手去掩都被李尚挡开。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尚终于瞧见了那粒小疙瘩似的花蒂子,粉粉的实在惹人怜爱。他探过头去,一口含住,舌头只顾着在花蒂子上扫来扫去。这下可把妇人美到了。

 两脚只顾踹,口里呼喊:“好弟弟,好心肝,哎哎哎,可不这么玩的,嗯,哎…”情到浓处又丢了一回。

 李尚也是头次品到女人的花津,只觉得没什么滋味,底下又的厉害,只想出来快活快活,于是褪了子,放出了那条怒龙杵。

 胡三姐下面忽然无处着落,心中慌慌的,刚刚小丢了两回,身子又软,闭眼娇声道:“弟弟你又作什么?放着奴家好难受哩。”李尚笑道:“都是弟弟服侍姐姐,弟弟比姐姐更难受呢。现在就让姐姐下面尝尝。”说着扶起在花与花溪间逗弄。

 胡三姐听他说脏话,嗤道:“净是瞎说话,脏了奴家的耳朵,哎哟,怎么又用嘴去含呢,别玩了,快来疼奴家,嗯…”原来李尚握着杵在花间逗弄,马眼一下含住了花蒂子,玩心顿起,放了又含,含了又放,最后实在忍不住了,道:“姐姐你把衣裳褪了,弟弟就进来疼你。”

 一边说着一边把头在蛤口进出。胡三姐愈被逗弄花蒂子,里头就愈发空虚,心里瘙难耐:“这山上风大,奴家就解了亵衣吧,生怕要着凉哩。”

 闭着眼把颈后的带子解了,把两只大瓜袒了出来,李尚看着血脉贲张,扛起两条细滑白的腿,猛地刺入,虽然妇人花吐,花径早就润滑。

 但是十分紧致,心急的李尚竟然一下子滑了出来,在外面颤。“弟弟心肝,你饶了奴家快进来罢。”胡三姐急的一手着花蒂,一手去抓子。

 “姐姐下面实在紧,滑出来了,姐姐忍忍我这就放进来让你。”李尚苦笑,扶着具慢慢刺入。李尚只觉得胡三姐里头又热又滑,探到深处又有圈圈包裹而上,实在是美不堪言,只好慢慢深入,细细体会。

 胡三姐得了那铁杵,舒畅地喊出声来。没一会儿就被龙头顶到了花心,心里暗喜:没想到这书生斯斯文文的,竟然有这样的本钱,得好好采他一回。思罢身起来,道:“心肝,好人,抱抱奴家。”

 睁眼一瞧却是被底下的模样吓了一跳,原来李尚的还抵着花心,而在外边的尚有两分,顿时骇然:“弟弟你这下面瞧着吓人,都顶到奴家的,嗯,怎么还有半指长在外边?”李尚搂着妇人,笑道:“弟弟来让姐姐好好美一回。”说着底下狰狞的带着玉脂动起来。

 李尚憋了许久,只想痛痛快快一回,哪管什么九浅一深的技法和妇人讨饶的娇,次次没而入,破开花心,的胡三姐花容失摆。

 李尚底下一边,瞧见两个雪翘然可爱,一手攥着就往嘴里。谁知道刚刚轻,一股又腻又甜的汁水进了口中。拿出一瞧,淡紫的头上竟然泌着汁。

 “姐姐你有身孕吗?怎么大子里还水?”说着又就上去起来。“哎,哎,嗯,你不能,你不能喝,嗯。”胡三姐次次被到花心,里头酸得花容变,哆哆嗦嗦地说了两句。李尚喝了两口,只觉着太过腻,干脆放过了两个球,只用手去捏两个紫葡萄,笑道:“姐姐怎么这般吝啬,喝两口水也不肯,待会儿弟弟好好给你些。”说罢把怀里的妇人放躺在石台上,专心破玉穿脂,搜刮顶刺,把妇人的花心捅得又软又糯。胡三姐只觉得身上起了皮疙瘩,马上要丢,嘴里胡乱叫着“快些快些。”

 李尚看着底下的粉人情状难捱,心想她定是要丢,自己关也有些松动,似要出来,于是更加用力,大创大弄了几十回。胡三姐“哎”的一声,花口吐出一股子又滑又腻的浊浆,花径紧紧地抱住了。李尚也忍耐不住,抵着花心子就大起来。

 胡三姐缓了一阵才道:“奴家家里还有个四个月的儿子,你把水都喝光了奴家拿什么喂孩子?”说到这胡三姐嗤嗤笑了起来。

 李尚完了仍把放在花径里,‮弄抚‬着瓜笑道:“我不刚才还给你了么,那些应该也够抵我喝的汁了,你又笑什么。”

 “喝了奴家的汁,你下面可得硬上三天哩。”李尚低头一瞧,刚刚过的具确实没有疲意,直地戳在胡三姐的软腻中。

 只当她在笑自己,一把抱起妇人,站立着动起来:“好姐姐你又笑我,弟弟让你知道厉害。”

 妇人刚刚好丢了一回,还未得休息,又被里头次次穿透花心的勾动了情,干脆搂着男人的脖子,贴伏在男人口细细受用着。

 李尚站了片刻,只觉体力不支,环视四周,瞧见石台边上有一处微微翘起的飞檐状的角,心生一计。妇人挂在李尚身上,正在受用,只觉着男人开始走动起来,睁眼一瞧两人正站在石台边上,底下就是万丈悬崖。

 “你找死哩!怎么跑这边来了?”李尚只觉妇人花径一紧,深了一口气,笑道:“这边弄起来更有一番风味。”说罢就在边沿坐了下来,双脚摆到石台外,只觉着底下一股大风呼啸而上,自己仿佛飞到了空中一般醉眩晕。

 过了一会儿,李尚收回心神,觉着怀中的妇人浑身皮疙瘩,连忙把她身上的衣裳裹紧一些,又拿自己的外衣包住,才问道:“姐姐好些了没?弟弟要动了。”妇人也不敢拿眼瞧背后的险状,紧贴在李尚前:“你问我作甚?”

 李尚得了同意,两手捏着妇人软翘的弄起来,胡三姐刚开始还惧怕着背后的险竣风景,到深处也顾不得许多,转过头来和李尚吻在一起,互度津唾。

 妇人两只瓜不听话,又偷偷跑出了衣襟,紧贴在李尚脯前,随着两人的动软腻的球也一上一下,或扁或圆,挤弄出的汁涂抹得两人膛到处都是。李尚看着眼前的风景愈弄愈狂,中积累的气势愈来愈高,大吼一声,把妇人扳过身来。

 胡三姐里头正被送到美处,花径绞着具恨不得融在一起,这一折腾,魂儿也差点丢到天外,反手勾住男人的脖颈一动也不动,底下泥泞处不仅花吐,还对着崖下淅淅沥沥地了出来,李尚哈哈大笑,耸动地愈来愈癫狂,妇人早就无力配合,只得随他所

 李尚两手握着妇人的沃,低头噙住,狠狠的嘬了一口,然后挤捏着,对着空中挤着汁,大声道:“快看,巫山夜雨!”妇人被逗弄得哭出声来,哽咽着说:“好弟弟别玩啦!快点我,我。”妇人的哭状似在李尚心头火上浇油。  m.nNGgXs.Com
上章 聊斋-胡四姐 下章